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
查看: 3823|回复: 0

从乌泥滩到大粮仓再到新公园 园博园的前世今生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8-15 09:42:1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(东楚晚报记者 曾丽妮 胡波 通讯员 胡志明 实习生 孙啟分 杨敏兰)</p>
201681575118091.jpg

空中栈道贯穿主场馆 东楚晚报记者周巍摄

201681575118091.jpg

主场馆楼顶的“白玉兰”已成型 东楚晚报记者柯恒摄

201681575118091.jpg

省园博园建设稳步推进 东楚晚报记者鄢巍摄

<p>  距离9月26日开园的湖北省(黄石)园林博览会暨矿博会,距园博开幕还有40多天,主题为“转型黄石·灵秀湖北——绿色引领未来”,正在引发全城乃至全省关注。
  本届园博会经批准的红线范围为2031亩,永久性展园为1200亩,统筹安排建设园区内工程、相关配套工程、“三湖治理”、城市园林绿化共80多个项目。
  此时大冶湖核心区的建设现场,正紧锣密鼓地进行最后的“冲刺”,园博园主场馆高达30米的屋顶上将种植74000平方米的乔木、灌木和草皮等绿色植物,45个展馆呼之欲出,各种花草、树木和名贵树木将在园区生长、怒放。
  当人们都在期待一个多月后园博园的惊艳亮相时,你知道他的“前世”吗?曾经被成为乌泥滩的一片沼泽荒地,是怎样变成今天的城市公园的?东楚晚报记者近日来四处探访这段光阴的故事。
  
  “背马公侯”的故事
  
  开发区金山街办四棵村是一个有着5000多人口的大村,得益于开发区的建设,村庄变成了城市,农民变市民。
  在四棵村,流传着一段老故事,四棵村副书记、副主任徐正家小时候最喜欢的事,就是坐在祖祠门前的石墩上,听着抽水烟的老人讲这段故事。
  话说明朝初年,朱元璋与众路豪杰争天下。在一场战役之中,朱元璋败下阵来,策马一路逃亡至一片滩涂时,马陷入到了淤泥之中,寸步难行,后有追兵,命悬一线的朱元璋高声呼救。
  恰巧,呼救声让途经此地的渔夫徐斌(音)听见了,他走到朱元璋面前问:“你是希望我文救还是武救?”“何为文救,何为武救?”朱元璋问。“文救就是把你的人救出来,武救是连人带马一起救。”徐斌说。“武救武救。”朱元璋急忙说。
  话音刚落,徐斌来到朱元璋马下,双手缠住马蹄,身体用力一拱,连人带马全都从泥地里拔了出来。朱元璋连连道谢,并用剑割下战袍一角,许诺他日如能登基,徐斌可拿此物与之相认,必有重谢。
  临行前,朱元璋询问此地为何名,徐斌看了看四周全是黑色的淤泥,于是取名为“乌泥滩”。朱元璋登基后,封徐斌为“背马公侯”。
  四棵村的这段老故事,究竟是真真假?
  东楚晚报记者在市档案馆里里找到《大冶钢厂志》,该书第一卷第三节确有记载:“乌泥滩,相传是明代朱元璋遇险的地方。元末朱元璋与陈友谅作战,朱元璋陷入重围,全军覆没,他单枪匹马突围,逃至大冶湖边人烟稀少、杂草丛生的一片荒凉低洼的沼泽地带,人马陷进泥滩不能自拔,面临俯首就擒之危,幸遇一樵夫救起脱险。朱元璋感恩不尽,撕下战袍一角相赠,后来朱元璋在南京即位当皇帝,重赏樵夫,并将他遇难之地定名为‘乌泥滩’。”
  
  乌泥滩上建农场
  
  乌泥滩今何在?徐正家指着不远处热闹的园博园工地:“喏,就在那。”
  如果说发生在乌泥滩上的朱元璋与“背马公侯”是一段历史故事,那么乌泥滩留给徐正家和小伙伴们的,却是真实的记忆和童年的欢乐。
  “每年6月份是乌泥滩的涨水期,10月份水则会退去。”徐正家说,退水后,小孩总爱跟在大人屁股后面,到乌泥滩里抓甲鱼、活虾、螺丝、蚌壳以及各种鱼类,嬉戏累了,就在乌黑的淤泥上看落日余晖。在涨水期,大人们则会划着船,在岸边收割一人多高的芦苇,这些芦苇烧过后,可当做上好的农肥,“乌泥滩上有大片大片的荷花,荷花开时真是美极了。”
  乌泥滩在孩子们眼中是乐园,但也有“水袋子”“旱包子”之称,6000多亩的面积,一年中一半的时间是湖水、一半的时间是烂泥,庄稼人拿这里没办法。
  直到1957年,冶钢(注:新冶钢前身)发生了一件大事。
  “冶钢为解决部分职工家属在农村长期两地分居的困难,于1975年选定大冶湖西端的乌泥滩围垦造田创办职工家属农场。”《大冶钢厂志》中如是记载。
  1975年4月,冶钢在乌泥滩勘测地形并开始筹建农场,成立“五·七”农场筹建指挥部。同年10月,指挥部迁至大冶庆红公社。由于工程不断扩大,指挥部下设3个分部(东堤、南堤、西堤分部),次年7月,指挥部又迁至西堤两层楼房内办公。
  1978年8月,乌泥滩围堤工程(南堤、子堤、西堤)完工,指挥部机构也随之撤销,乌泥滩暂交冶钢农、副业办公室组织整田生产。
  “来了好多人,开进了好多车辆和机械,在乌泥滩上围桩、打器械。”徐正家回忆,原本广阔、荒凉的乌泥滩,突然一下子热闹起来,“村里好多人也去帮忙,还组建了开荒队。”
  
  汇聚了“半个中国”的农场
  
  今年79岁的吕建模,时任四棵村生产大队副队长,当时他带着村里一百多人组成的开荒队,帮助冶钢农场开垦荒地、围湖造田。
  “我在村里干了二十多年。”吕建模说,最难忘的就是冶钢农场的那段大开荒、大开发的历史。
  “全部都是泥巴,黑黝黝的一大片,一望无际。”吕建模说,水一退,湖底的泥巴露了出来,加上水草等烂在土里,久而久之这里就成了一大片黑色的烂泥,其实也是湖底的淤泥,所以当地人就形象地称这里为乌泥滩。
  因为要避过丰水期,打桩、推土的工作只能在冬天进行,广袤的土地上没有遮挡物,风一吹像刀子一样割人的脸,都是烂泥的地上也没有石头,材料全靠从外面运进来,松软的泥地里机械车辆不好走,多半是靠肩扛手提,将石头、沙子、木材、水泥等运进来。
  据《大冶钢厂志》记载:“乌农围堤工程于1976年1月1日破土动工,工程任务分到厂属29个单位,每天上堤人数3500人左右,加上襄阳县民工和周围社队社员2500人,总共6000人左右。历时二年零八个月,于1978年8月全部完工,总投资约800万元,围堤总长度5896公尺,完成土石方742896立方米,劳动日720万个。”
  为了早生产早受益,1977年5月,冶钢从应迁的家属户中以每户先迁一个劳动力,计800人(称创业队),投入农业生产。次年9月,家属户口从农村陆续迁入,人员来自全国11个省,48个县,后由于土地、住房面积有限,1981年2月停止迁入。
  “这里的人来自全国各地,几乎涵盖了半个中国,说各种话的人都有。”吕建模说,这给一个封闭的小村庄,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和改变。
  
  艰苦劳作荒地变粮仓
  
  30岁的胡志明是土生土长的四棵人,印象中的小山村只有三轮车、拖拉机进出,忽然有一天来了十多辆大客车,每天早上6点迎着朝阳把工人们送往钢厂,晚上再送回,“那时候很羡慕坐大班车的人,别提多神往了,能瞅个机会蹭一下坐到黄石,能让小伙伴们嫉妒好几天。”
  冶钢农场的建立,让村庄与城市的关系,变得紧密起来。
  1979年9月,成立大冶钢厂乌泥滩农场,并正式组建党、政各级机构。
  夏国彪就是乌泥滩农场第一批居民,因父亲在冶钢机修厂上班,1979年,23岁的他和母亲、3个弟弟从武汉新洲农村迁到农场,当时家属楼还在修建,连手脚架都没有拆除。
  不久,夏国彪一家分配到一户家属楼,第一批拿到钥匙。“只有一间房,21平方米。”夏国彪清楚地记得,父亲用钢管在窗户边焊起了一个小阁楼,他们兄弟4人就睡在小阁楼里,“阁楼非常小,穿衣服、脱衣服都只能睡着完成,睡觉时翻身都困难。”
  尽管如此,夏国彪还是对农场充满了热情和期待:“一辈子就扎在这里了。”
  到了农场后,夏国彪被任为西堤二大队团支部书记,大弟在机修厂搞维修,二弟、三弟读书,媳妇在农场加工厂做后勤,母亲则在家里操持一大家人的生活。
  农场里给每一户家属都分了6.5亩地,每家都要出劳动力到小队参与生产,如果家中子女多的,除了加入生产小队之外,还要到后勤去劳作,实行统一劳动、统一生产、统一分配。
  “当时的工资是每个月预支5元,到了年底一并结算。”夏国彪说,农场里主要是种植水稻、小麦、绿豆、芝麻、花生等农作物,根据庄稼的收成、价格、收入等,到了年底各小队再根据分值付给每个人酬劳,从100多元到400多元不等。
  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的日子很艰苦,农忙时间农场里的人常常累得直不起腰来,割水稻时把稻子往怀里一抱,蹿出几条水蛇,把人们吓得哇哇大叫。
  
  瘦猪肉远销香港
  
  经过几年的艰苦劳作,原本荒凉的乌泥滩变成了粮仓。
  《大冶钢厂志》记载:“1983年1月,乌泥滩农场与阳新农场合并,改称大冶钢厂农场,阳新农场为分场。1983年6月,阳新农场被洪水淹没,分场机构撤销,职工回厂,家属迁入乌泥滩,土地、房屋、鱼塘、果园移交给阳新县。1977年5月7日凌晨5时,因降雨量骤增,西堤溃口,垦区在四个小时内被洪水全部淹没,及时组织排渍,堵口复堤,同年6月10日完工,并抓住了季节抢种晚稻,当年收粮食50万斤。”
  鼎盛时期的冶钢农场,生活着6000多人,生产出来的农作物不仅可以自给自足,还能供应给钢厂,甚至出口。
  市档案馆工作人员找出《黄石市志》中的一段:“20世纪90年代开始,为改善本单位职工生活,不少单位的食堂都利用剩饭剩菜等养猪。大冶钢厂还在大冶四棵乌泥滩办有农场,兴建5000头的养猪场。大冶钢厂5000头养猪场的瘦肉猪还供应过香港。”
  无农不稳,无工不兴,无商不活。
  发展中的农场,有化铁、家俱、综合、食品加工、被服、轧钢6个厂,农业一、二、建筑、畜牧、园林、菜业6个队,一个综合商店,一所子弟学校,一所农科所,这里俨然就是一个自给自足的世外桃源,周边的姑娘争破头都想嫁进来。
  
  进入衰落期渐渐被遗忘
  
  黄石素有“百湖之市”的称号,城市的发展也是沿江、沿湖发展。
  在这个过程之中,屡屡与洪水“过招”。
  1983年6月底,连降大暴雨,水面离堤面不到0.2米,情况十分危急,厂部及时成立农场防汛指挥部,从7月4日至7月23日,累计有35400人次上堤抢险,最终保住了堤防,夺取了胜利。同年12月13日,农场堤防进行了全面整险加固,堤面高度增至22米。
  “再有洪水来,怎么办?”尽管一次次与洪水“过招”,最终都保住了农场,但人们越来越担心这个问题。
  到了1984年,农场实行独立经济核算,自负盈亏的农业生产责任制,,从“承包到劳”到改为按人承包口粮田,工、商、副业也实行了不同形式的承包责任制。农场的努力方向,是向具有一定规模的农、工、商联合企业发展。
  这大概就是农场最为辉煌的时期了。
  不久,钢厂要在市里建房子的消息,在农场里传开了,考虑到子女就学、工作等问题,还有能够真正融入到城里、做一名城里人,这让职工和家属们再次兴奋和期待起来。
  1989年、1990年开始,钢厂的职工和家属陆续搬往城里,有些人分到了楠竹林的家属楼,没有分到家属楼的,就沿着马家嘴至一门的黄荆山脚下,修建民房,用以自住。
  “人一开始搬,人心就散了。”夏国彪说,那是农场里最为热烈的讨论,不再是天气、农作物的收成和价格了,而是“什么时候离开”“谁谁谁在城里找到了好工作”。
  同时,随着钢厂经营、效益的下滑,农场也跟着下滑,曾经热闹一时的田地,还有“千亩鱼池”“千头猪场”等红极一时的养殖场,渐渐地人少了。天地之间的农场,像一出即将落幕的舞台剧,有只看不见的大手,让灯光暗下、道具撤走,演员也逐渐一个个地离开。
  
  见证涅槃老工人红了眼眶
  
  占地面积5000亩的农场,曾有职工185人,家属总户数1228户,4883人,有楼房18栋平房62排。
  十多年的时间过去了,这里再度归于平静,只剩下17名职工,夏国彪就是其中之一,尽管在黄思湾买了房子,他仍然在大冶湖畔的冶钢农场办公室综合科上班。
  农场里修得整齐的田地,被周边的农民承包去,种庄稼、挖鱼塘,收入颇丰,成为了周边不少农户的重要经济来源。
  “土地是国家的,随时可能被开发,因此租赁合同只能一年一签。”夏国彪说,签合同的时候都跟农民说好了,如果国家要搞开发,合同就不能再续签了。
  在夏国彪的心里,在很多农场老人的心里,一直存着期盼和念想,盼着这片挥洒了他们青春的土地再次辉煌。
  这次,农场再现新辉煌没有让他等太久。2013年下半年,市里的工作人员对冶钢农场的土地进行测量,夏国彪得知了要建园博园的消息。“这让沉寂已久的冶钢农场再次焕发了青春。”在3年的时间里,冶钢农场的名气越来越大。夏国彪说,园博园的建设不但改变了农场周边的生态环境,而且还提升了其知名度。“现在一提冶钢农场,不少市民都知道是省园博会举办地。”
  2016年7月,黄石降下暴雨,夏国彪第一时间带着队伍前往大堤抗洪。“我在农场呆了37年,在这里当过农民,做过工人,还入了党。如今,在我退休之前,还能看着园博会在这里举办,我就下定决心要把大堤守好。”2016年9月,夏国彪即将退休。在防汛期间,他和工友们用行动保护着这片土地。
  “等园博开园了,我要带着家人和朋友在园区里转转,让他们看看这片我深爱且战斗过的地方。”话音至此,夏国彪的眼圈泛红了。
  
  绿色新城续写“黄石梦”
  
  从乌泥滩到建立农场,再到即将开园的园博园,这片土地成为了城市发展的一个缩影。
  随着时代变迁,黄石这片土地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  大气污染治理、矿山地质环境治理、产业提档升级、城市工矿棚户区改造、市容市貌全面整治……转型之路上,黄石的山变青了,水变绿了,空气也清新了。
  家里的环境卫生好了,黄石自然要打开大门,迎接八方来客。
  2015年4月19日,湖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下发的文件中指出,《湖北省(黄石)园林博览会总体方案》已经省人民政府同意。经过反复选址,省园博会落户黄石市大冶湖生态新区(冶钢农场旁)。
  此次园博会参展建园共计45个,将为城市留下1200亩的永久性园林资源。黄石将抓住园博园“五彩缤纷、花果飘香”的亮点,突出地域特色,做好建园设计和施工工作。本届园博会以“转型黄石·灵秀湖北——绿色引领未来”为主题,届时,园博园将成为五彩缤纷、花果飘香的城市公共会客厅,一座绿色黄石、园林黄石将展现在世人面前。
  “通过举办园博会来促进黄石的改革开放,促进经济发展,促进城市转型,促进生态建设,促进民生改善。”湖北省(黄石)园林博览会黄石组委会办公室主任余常晏表示,园博会将把绿色发展的丰硕成果转化为加快黄石改革开放的新优势,吸引更多的资本注入黄石、更多的项目落户黄石、更多的游客观光黄石,吸引更多的人流、物流、资金流、信息流聚集黄石,开创我市绿色发展的新局面。
  市长董卫民也在会上号召,全市上下要抢抓迎园博会、创卫生城的历史机遇,坚持绿色引领,加快发展步伐。
  在我市召开迎园博会创卫生城暨推进城市绿色发展动员大会上,市委书记周先旺曾说,推进绿色发展首先要绿脑绿心。要深刻认识可持续发展的重大意义,牢固树立绿色发展理念,以理念之绿实现发展之绿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于我们|免责声明|隐私条款|广告合作|诚聘英才|联系我们|小黑屋|Archiver|手机客户端|
Copyright © 2010-2012 阳新网(www.860714.com)  版权所有
客服QQ:2582142129  阳新网QQ群:288279610  鄂ICP备12001119号
discuz技术支持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