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
查看: 5353|回复: 0

民国第一清官石瑛 清廉为民的做官智慧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5-3-24 09:15:3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石瑛,字蘅青,祖籍阳新县王英镇,曾任国立武昌大学校长,国民党中央委员、南京市市长,被人誉为“民国第一清官”,又因坚强不屈被称为“石头狮子”。追溯那个战事纷乱、风云变幻的年代,聆听几段正气凛然、生动有趣的故事,记者再次缅怀这位传奇人物,领会他清廉为民的智慧。

应对孔家二小姐
       1932年,上海爆发了“一二八”事变,南京已处于日本炮口的危险之下,不久石瑛便接到任命状,前往南京担任市长。那天细雨濛濛,云罩雾绕,坐在轰鸣的火车厢里,石瑛远望沪宁线上空,只觉说不出的悲怆沉重。
       到达南京后,石瑛并没有通知市政府接站,而只通知了《中央日报》的总编辑赖琏前来接他。汽车驶进一条小巷,突然,一辆豪华轿车拦在了他们面前。赖琏忙摆手示意后退,这时,对面车窗露出了一张女子的脸,她妆容精致,披散的波浪卷发更显风情万种,只见女子眉梢一挑,杏眼圆睁,轻骂道:“哪里的车不长眼挡路,我可是要去上海看望军队的。”石瑛心道,这的确是件好事,于是点了点头,将道让给了女子。事后,石瑛才得知,原来这名女子大有来头,她正是当时炙手可热的财政部长孔祥熙的女儿——孔家二小姐孔令仪。
       自1929年南京定为国都之后,随着中央机关的迁入,富商、官商、洋行、买办、银行均向南京集中,中央委员家族和巨富经营的工商业迅速发展。这些人依靠各种政治背景和地方势力,逍遥于税法之外,快速积累着财富,与此相反,无任何背景的小工商业者却大批破产,失业无依。经过深思熟虑,石瑛坚决摒弃过去官商勾结,以权谋私的恶习,将重点税收放在富商巨贾、买办、洋行和大房地产商身上,并对小商贩减免税捐,鼓励发展。
       这天,孔家二小姐收到了一张税收员递来的缴税通知单,她当即劈头盖脸骂道:“收税,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,长眼吗?”税收员无辜地回答说:“我看清了,这是孔财长府上,我是照章奉命办事。”孔二小姐骄横惯了,她一把撕碎单子,怒道:“真是无法无天了,再不滚叫人打你出去!”无奈之下,税收员只得揣着收税单的碎屑,小跑着出了孔家大院。
       一切其实早已在石瑛意料之中,他笑了笑接过撕碎的税收单,将它交给了税务局局长胡忠民,还悄悄叮嘱了几句。不一会儿,胡忠民便带着几名记者,出现在了孔府。孔令仪见了,比刚才更为愤怒,她迎上前来,高跟鞋踩得蹬响,当即拒绝交税。胡忠民劝慰说:“二小姐曾去上海劳军,那是爱国之举,为人所敬佩,孔财长是党国要员,必更有爱国之心,孔家若带头交税,必能带动全市工商户交税,促进本市建设,此是利国利民之举。”“他老人家可不管这些小事!”孔令仪轻蔑地看了看胡忠民,又对着记者吼道:“你们也是来收税的吗?跟着闹哄什么!”僵持了一会儿,胡忠民故意对着里屋高声喊道:“既然这样,烦请孔小姐通报一声,我只想听孔财长一句话,孔夫人说句话也行!”终于,屋里传来了宋蔼龄的声音,孔令仪忿忿瞪了胡忠民一眼,极不情愿地进了屋,等她再度出来时,3000多银元的税金也如数上交了。

借助舆论挡歪风
       1932年4月的一天,全城大大小小报社的记者纷纷涌向了南京市政府的厅堂,他们大展神通,踊跃发言,提出的问题也越来越敏感,越来越刁钻古怪。突然,一名记者直言不讳道:“听说石市长主政南京,家乡亲友故旧蜂拥而来,市长精减机关职员,是否为亲友腾出位置?”听到这里,石瑛脸色肃然,从容答道:“你问得好,常言道一个萝卜一个坑,如今一个坑有三五个萝卜,岂能长好,我今日委托各位,倘若市政府中有我家乡亲友,不管是守门的、清洁的、还是种花草的,你们查实了就可登报,我也会登报鸣谢!”原来,当天正是石瑛就任南京市市长两星期后举办的记者招待会。
       石瑛在南京做了大官,这可是光耀门楣的喜事,家乡阳新的亲友奔走相告,他的至亲、好友、族人也不免起了沾光取利之心,于是前来投奔的络绎不绝,这股浪潮愈演愈烈,甚至有传言说,但凡投奔石瑛都会得一官半职。而当他们真正拜访石瑛的时候,才会明白事实绝非如此。一日,石瑛的妻弟来到南京宅邸,刚刚坐定便求取公职,不能如愿,他气愤之下扬言要走,石瑛只得暗自苦笑,置之不理。其时,石瑛初到南京任职,清廉执政,他可以委婉回绝政府要员甚至蒋介石的用人推荐,可以严辞拒绝家人的恳请,却无法挡住这些投奔而来的乡亲父老,更无法对他们冷若冰霜,漠不关心。
       不忍这些殷殷期盼的乡亲失落而归,石瑛思前想后,自己掏钱在市郊的八卦洲买了一块湖滩荒地,建起朴素的民居,让乡下种地的人依然种地,做生意的依旧经商为生。对于更多涌向城市的乡亲,他热情接待并建议说:“偌大的金陵城,50多万人口,你们何不各凭所长,做点小本生意?”乡亲们欣然受教,他们结合家乡特色开起了许多小商铺,其中一家吴姓人氏在夫子庙门前摆的葱油饼摊子,名噪金陵,百年不衰,如今在南京徜徉的游客,走在清幽小巷深处,也能品尝到这清香四溢、色泽金黄、松脆可口的美味小吃。
       尽管极力想要皆大欢喜,但石瑛深深明白,要表明政府的清正风骨,让社会各界彻底打消谋取私利的念头,必须借助媒体的力量。报纸是能够吹动社会的风,报纸的舆论监督作用,是全民的眼睛。于是,在他的精心安排下,一场热闹不凡的记者见面会吸引了万千市民,这就是最初的一幕。

问米可知民生愁
       每天晚饭,石瑛都要问问做饭的韩师傅:“今天的米多少钱一斤?”听到米价便宜了一分,他便眉开眼笑,听到米价涨了一分,他便愁眉苦脸。久而久之,韩师傅不由寻思,石市长当这么大的官,怎么这般吝啬,总不会连米都吃不起吧,难不成是怀疑我贪污了伙食费?终于有一天,韩师傅明白了这是个天大的误会。
       月底看账时,石瑛特别表扬了韩师傅说:“你这账做得好啊,像米这种每人每天需要的商品,降一分或涨一分都反映了米市的大变化,降一分,说明货源充足,涨一分,说明货源不畅,若不抓住这个信号,全市米荒一月之内必出现,到时没有三个月米价绝对降不了!”石瑛正是通过观察每天的米价来了解市场行情,掌握货源信息,南京的米市一旦有风吹草动,他便采取措施,扩大货源,严禁囤积居奇,防止发生米荒。
       平时走在路上,石瑛也是一样逢米必问,有时总能牵出背后的隐情。一天,石瑛路过市郊一片稻田边,只见黄澄澄的稻子长势良好,丰收在望,但田边的老农独坐一旁,愁眉不展。石瑛不由疑惑了,他问道:“老哥,稻子长这么好,你怎么还不高兴啊?”老农看了看他,悲伤地说:“再好也是人家的,早卖青苗了。”听闻此言,石瑛勃然大怒道:“无法无天,民国20余年,农民犹受此等盘剥!”顿时,附近的麻雀惊飞了一片。
       所谓卖青苗,是家有难事的农人迫不得已之举,田里无论收多少粮食,都以最低的价格卖给粮商,只为先得一点救急的钱。而每到了收获之季,农民只能眼看田地丰收,粮食满仓,却赚不到应得的银钱,卖完了粮便得全家闹饥荒饿肚子。石瑛当即表示愿意为老农写状纸,告奸商,回城后,他急令社会局派员调查买青苗一事,告之所签文书一律作废,并在报纸发出通令:如再有买农民青苗者,一律严惩不贷。并且,对于完全无钱买米的家庭,市府建有义仓,可申请米票,领取救济。

记者 许岚 整理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于我们|免责声明|隐私条款|广告合作|诚聘英才|联系我们|小黑屋|Archiver|手机客户端|
Copyright © 2010-2012 阳新网(www.860714.com)  版权所有
客服QQ:2582142129  阳新网QQ群:288279610  鄂ICP备12001119号
discuz技术支持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